中文注册 登录
星韵地理网 返回首页

星韵阳光 http://www.xingyun.org.cn/?26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无边的恐惧》5.对自然的恐惧:伟大的猎手与拓荒的农民

已有 29 次阅读2020-8-9 22:32 |系统分类:其他分类

看了贾雷德·戴蒙德《枪炮、病菌与钢铁:人类社会的命运》和《人类生态学》,想必读这一部分要容易许多。

1.这些原始群体的习惯和生计(谋生手段)是否可以告诉我们一些关于我们遥远的祖先是怎样生活的事情呢?漫长的人类史前史是否是一个几乎总是充满着持续不断的抗争与焦虑的时代?或者,与其相反,它是一个和平的、人的需求可以得到充分满足的时代?
2.我们也可以推论出,当时也存在“以孩子为中心”的家庭生活,因为孩子对大人有着较长的依赖期已成为这些原始人的一个特质,这一特质将人与非人类灵长类区分开来。尽管现有的考古学证据比较少,但却为这一安宁的家庭生活场景提供了有力的支持;从我们了解的当代原始人觅食的情况来看,原始人过着一种没有冲突、生存压力不大的生活是可能的。
3.考虑到他们的物质装备极少,现有的质量也比较粗劣,他们之所以能成功地进行狩猎,必然一直都是建立在有效的团队合作这一基础之上,而这则会促使人们发展出有意识地维持的社会关系网,并拥有善于表达/相互沟通的言语能力。关于他们的人性,更进一步的证据是,与非洲早期人类不同,北京人已能充分利用火。他们的壁炉就是他们的家,他们的习性从本质上来说属于定居。。。。甚至有证据显示,北京人有可能杀死自己的同类,喝其血,吃其脑,吸其骨髓。
4.尼安德塔人可以骄傲地宣称,他们取得了两项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成就:(1)适应寒冷气候,这有可能要求他们具备制作皮制衣服和皮盖住处的技术;(2)埋葬,这有助于证明人类独有的一个信念,即人死了还会在另一个世界活下去。另一方面,尼安德塔人可能一直都极少会有意去制作装饰品和具有象征意义的物件;。。。像北京人一样,尼安德塔人也会吃同类的肉
5.距今约三万五千年到一万二千年的冰河时期。。。。气候险恶多变。在这一苛刻的环境中,人类文明达到了前所未闻的活力与复杂巧妙的高水平。可能是在到那时为止,人类史上第一次,人类得以在这个世界上站稳脚跟,无可争议地成为占据主导地位的物种。
我们看到了一个悖论。伟大猎人的艺术品表明,那时的人们拥有休闲时间,拥有想象力和自信精神,拥有掌握技术的十足乐趣。不过它们也表明,那时的人们心中也有焦虑。艺术内容让人毫不怀疑,那是由一群满怀希望与恐惧的人构思出来的,他们拥有追捕猎物的本领,但因需要依赖一些大型野兽来维持生存,而这些野兽的数目又比较有限,故其生活压力较为紧张。
猎物可能会迁走或无法繁殖。对旧石器时代晚期的人来说,无论是动物还是人类的繁殖,可能都不会被视为理所应当。得到我们高度欣赏的他们的艺术,不仅满足了其美的冲动,也为这一不确定的生活暂时注入了神奇的力量。为了增进繁育,女性雕像的胸与臀都被怪诞地夸大了。
6.关于史前人类的情感与心绪,我们只能在一定范围进行猜测。至于当代原始人类的情感与心绪,我们就可以抱有更多的信心。
7.人们对爱斯基摩人的生活方式非常感兴趣,。。。。他们已经使用专业化谋略适应了“世界边缘”的严酷环境。爱斯基摩人以其热情地享受生活而闻名遐迩。
8.尽管爱斯基摩人拥有更为专业化的经济、更高等的技术文化,但是他们却和俾格米人及布须曼人一样有着共同的社会特质,这些特质合起来构成一种吸引人的群体生活画面。他们的社会从本质上来说也是平等的。理论上,男人是一家之主,他的话就是法律。但在实际生活中,女人承担着重要的经济功能;她有巨大的影响力,即便算不上是正式权威,也绝对不是奴仆。爱斯基摩人的基本社会单位很小,以核心家庭为中心。。。。。男人若是打骂孩子,就会失去自己的脸面和他人的尊重。父亲一有空闲,几乎准是在与孩子一起玩耍。
9.爱斯基摩人和塞芒人或布须曼人之间也存在一些重要的不同之处——这些不同似乎可以解释北极世界中大部分的恐惧。。。。爱斯基摩人缺少那种来自某一特定的、深深热恋的、非常熟悉的生活地方的安全感。。。。爱斯基摩人这一边,则几乎完全依赖动物为食,那些动物在北极的水里和陆地上行踪不定,几乎总是出乎人们的预料。。。。爰斯基摩人在有充足食物时更可能饱餐一顿,或是在食物缺乏时挨饿的时间也可能会更长。第三个不同之处是,爱斯基摩人掌控自然的能力要更高。。。。。他们清醒地意识到,自己既要剥削动物,又要依赖动物,从而在他们心中产生了罪恶感与恐惧感。。
10.尽管爱斯基摩人有时宣称自己是“地球上最快乐的人”,但实际情况可能并非完全如此。依照客观证据及人们自己所说的,这些成功地在北极陆地上生存下来的居民,也有感到被紧紧追赶、无比焦虑和提心吊胆的时候。客观证据包括在生存极为艰难的时候杀死或拋弃婴儿、孤儿和老人。生下双胞胎时,很可能有一个会被杀死,往往是女婴。身体有残疾的孩子也会被杀死。。。。。爱斯基摩人对死人充满恐惧,哪怕死者是其生活中心爱的人。只有做完所有规定仪式和釆取了所有预防措施,死人才不会向活人进行可怕的报复。
11.爱斯基摩人是一个有着聪明才智和非常实际的民族,对于在他们的生活中发生的自然事件,他们通常并不会求助于超自然因素来加以解释。
12.加拿大北极地区的爱斯基摩人主要信仰三位神灵,它们分别与月亮、空气和海洋有关。
13.爱斯基摩人是伟大的猎人,不论是海洋里的动物还是陆地上的动物,他们都能机智地手到擒来,不过偶尔遇上受伤的海象、鲸鱼或野熊,仍然极其危险。爱斯基摩人并不惧怕动物,他们真正害怕的是在需要食物时却没有动物可以捕获,以及各种不利的自然条件(阻止动物出现)。
14.与狩猎釆集者必须依靠自然固定不变的供应不同,农民则在设法为自己构建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在这个小世界里,人类喜爱的动植物在人的照料下茁壮生长,食物充足可靠,人们再也不用为获取食物四处游荡。农业起源于一万两千多年前,安和的田园景象自古就是文明人的一大追求,但又有谁曾见过伊甸园呢?原始农耕者是否就生活在一个没有烦恼没有恐惧的世界里呢?
15.事情极有可能是,热带的根茎作物在一年中的不同时期都有收成。
16.在有着较为明显的季节性区分的高炜度地区,耕种者/种植者倾向于拋弃根茎作物,而更喜欢种子植物的颗粒和豆类。农业开始或多或少变得更加专业化。尽管这一变化意味着人们拥有更优良的技术能力和对自然有更多的控制,但它也使得耕种者/种植者在遇到不利气候条件时变得更加脆弱更易受伤害。
进步的代价就是焦虑。一旦收获时节没有收成,人们就会受到饥饿的威胁。
17.游耕(shiftingcuhivation)是一种先进的农业形式,它是指每隔几年时间便开垦新耕地,至今它仍在为热带亚热带地区超过一亿五千万人提供生计。
游耕(shiftingcuhivation)是一种先进的农业形式,它是指每隔几年时间便开垦新耕地,至今它仍在为热带亚热带地区超过一亿五千万人提供生计。
18.与狩猎釆集者的经济相比,农业是人类取得的一个重大技术进步,尽管它并不能保证人们从此就能过上一种相当稳定的安逸生活。
与狩猎釆集者不同,村民将森林视作他们最大的敌人,对其充满了不信任和恐惧。
19.自然充满活力,难以预测。想要了解自然的一个方法就是,将其视作充满危险的幽灵/精灵,需要想法加以取悦。几乎无一例外,所有的村民世界都有幽灵出没,不论村民从事的是游耕,还是更具持久性的传统农业。
通常来说,与人有关的幽灵游走在定居地,并趋向于是善意的,至少也是无害的,不过特殊情况下也会有例外。自然的神灵则主要出现在四面的荒野中。村民害怕荒野,关于荒野他们知之甚少。
20.世界上不同地方的村民对于环境中无处不在的幽灵的态度,基本上都是相同的,尽管在某些细节上也会存在一些重要差异。
21.门德人是西非塞拉利昂的一个农业群体。他们的热带森林和萨瓦纳环境相当宜人,但是他们并不觉得自己特别安全:他们看到自己随时都有可能遇上干旱和洪水、闪电和狂风、毒蛇、威胁他们农作物的野猪、偷吃他们小鸡并可能咬死人的豹子。自然的力量与幽灵都是几乎无处不在的潜在危险。
等级顶端是至高无上的天神。他将雨水赠给他的“妻子”大地,除此之外,他对人类事物方面的影响非常小。。。。更重要的是祖先的魂灵。他们仅次于天神,在天神与人类之间进行调停。。。。在与地方有关的神灵中,河神的威力最大。。。。人们的恐惧主要集中在急流、漩涡、深不见底的峡谷上。
22.塔隆根人是种植稻米的农民。他们是一孤立的小群体,生活在菲律宾吕宋岛西北角。他们生活的地方高低不平,但景色却非常宜人,高山和阶梯状的山谷交错而成,山坡上遍生竹林,山谷则一直延伸到海中。这里的植物非常丰富。许多野果、野菜和根类食物都适合人们食用。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里的动物极为稀少,除了无害的蜥蜴。蛇类也极为少见。
这里的自然条件看起来相当好,可是塔隆根人的世界里却充满了烦恼。在黑暗的荒野、阴森的水洞、孤立的大树、房舍的庭院、甚至是在屋里,幽灵都会以让人不快的方式现身。祖先的魂灵会在人们居住的房屋中出没,虽然多数时候都是友善的,但在某些情况下却也可能是危险的。当死者的魂灵触动到人时,他/她会浑身发冷,头痛不已,发烧不止。
这是怎么构建出来的呢?)塔隆根人越是远离自己的住地,就越有可能遇见自然界的幽灵,这些幽灵往往是恶毒的,而非无意的伤害。这些幽灵有不少种类。危险最小的是住在茂密树林中淘气的类人精灵。威胁较大的是住在远离人类居住地孤立大树上有恶意的“黑魔”。更有威力和威胁性的要数住在大树和黑暗灌木林中的“sa’ero”。sa’ero 始终居心不良,它们会走很远的路把人从住处引诱出来给其造成伤害。幸运的是,sa’ero为数不多。最高级从而也是最可能遇上的超自然神灵,有一个统一的名字“非人”。这些神灵会带来疾病、意外和死亡。人夜后它们往往无处不在,跟随着黑暗的脚步逼近人们居住的屋舍
23.作为一个具有普遍性的答案,我们只能这样说:世界各地的村民,都从原初的荒野中创造出一种人格化景观,深知他们只有付出辛劳的汗水并时时保持警觉,才能将他们的世界维持下去。尽管表面上看起来非常平和,实际上村庄生活可能充满了不确定性和压力,并很可能会为一种违背自然的感觉所加剧。在这种情况下,人类的想象力很快就为恶灵的出没提供了空间。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geonet 2020-8-10 06:35
段义孚从一个新的视角来探讨与与环境,确实值得我们思考。段师虽然有结论,但是更多是摆事实讲故事。想想那些古典故事(尤其西方比如伊索寓言,圣经故事)大多都是如此,东方似乎有所不同,寓教于乐?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中文注册

QQ|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星韵地理网 ( 苏ICP备16002021号 )

GMT+8, 2020-9-27 05:02 , Processed in 0.02666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