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韵地理网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03|回复: 0

[驴行天下] 单挑阴条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7 17:09: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四天2016.08.01晴
晨起,在宾馆早餐,米粥一碗、洋芋片一碟、包子、馒头、鸡蛋各一。与金辉电话道别。
07:57乘公交车去到老县城漫滩路。
08:09徒步走上去往通城方向的S102。
08:43拦住一辆车,车主是一对水电站企业主,言谈之间很友善。他们的电站有效水头高达326m,有两台3500kw的装机,年上网电量约3000万kw,上网电价我就保密一下。到红路村分路,旁人知我去翻阴条岭,提醒山中蚂蝗甚多,我倒无所惧只往兰英大峡谷方向徒步。
09:05前行约300米就拦下了一辆货长安,快乐的一家子正要去兰英大峡谷戏水消暑。这次的运气太棒了!
09:37直接就到了目的地兰英乡政府所在的谷底景区公厕旁(398m),师傅首先要完成公厕水管的维护工作。
往里行走,向“兰英峡谷人家”农家乐询问攀登阴条岭的路径,两位老人说你应该从双阳走要容易得多。这样的结果我早就是清楚的,不过计划就是从兰英峡谷穿上去啊。他们就建议我一路沿沟边的公路走,走到前方公路转拐处再问路,必得经后坪、兰英寨、韭菜漟才能登顶。
09:50登山开始!
10:10见路旁立有“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碑(31°25′30.45″N,109°47′47.12″E,433m),背面有文字简介(经昆哥重新整理):
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位于大巴山东南段,位于渝、鄂两省(市)交界处巫溪县东部,保护区依秦望楚,是神农架原始森林延伸至重庆的部分,属秦岭山系,东接大巴山,南连巫山。地处109°41′19″E-109°57′42″E,31°23′52″N-31°33′37″N之间。范围包括白果林场、官山林场全部,以及双阳乡、兰英乡、宁厂镇的部分范围,总面积22423.1公顷。其中核心区7851.2公顷,缓冲区6238.4公顷,实验区8333.5公顷。从山顶到山脚,相对高度差别很大,气温和植被景象层次分明,真是十里不同天。平均海拔为1900米,拥有重庆市内唯一的一片原始森林和无污染的高山草场,森林覆盖率90.71%,辖区内最低点兰英河谷,海拔450.2米,最高点阴条岭旭日峰(31°28′57.06″N,109°56′07.52″E,2773m),海拔2796.8米,为重庆市最高峰。
       保护区地处大巴山生物多样性关键地区,生物物种丰富。有维管植物184科884属2807种,藻类植物8门31科55属145种。列为国家重点保护及珍稀濒危植物43种,归属于29科39属,其中国家Ⅰ级保护植物有珙桐、光叶珙桐、红豆杉、南方红豆杉、银杏5种;动物资源65目211科748种,包括无脊椎动物和脊椎动物两个动物类群,其中国家Ⅰ级保护动物有金雕、川金丝猴、云豹、豹和林麝5种,国家Ⅱ级保护动物31种。
       据林业局负责人介绍:“保护区丰富的物种资源和原始多样的植被类型是重庆乃至大巴山地区的典型代表,是秦巴山区自然保护区群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国西南部山地区域重要的森林生态系统,是具有国际意义的陆地生物多样性关键地区,更是三峡库区重要的生态屏障和原始珍贵的生态保护地,具有很高的科研、学术和保护价值。建立自然保护区是保护生态环境、自然资源的有效措施,是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实现可持续发展的积极手段。在保护典型性、稀有性、濒危性、代表性及生物多样性和生物资源、维持生态系统良性循环等方面具有重要作用。”
10:23途经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第4号界碑(31°25′41.65″N,109°48′03.09″E,482m),遇山姑再次询路
10:40因日头毒辣,需水量大,接山泉补给。
11:01遇老农,言及三蹬子护林员朱易堂。山中蝴蝶较多,遇美丽者拍照留念。
11:29路旁峡谷有木板吊桥,桥头有泉水,在此小憩,吃干粮。
12:32过玉山电站(31°26′18.53″N,109°49′47.63″E,722m)而不入。一路上小水电站较多。
13:19遇巫溪职中王老师摩托捎带约300m就到了公路拐弯处(31°26′15.98″N,109°50′37.60″E,921m),须得下路溯溪而行。在溪边农舍小憩,向俩位老者探问,知此去阴条岭一路上只有三户人家,两家农户均只是老人留守,第三家就是护林员朱易堂。
13:39沿溪行,小径在沟边的漫滩与水流中忽明忽暗地蜿蜒前行,偶有树干置于激流之上,花蝴蝶翩翩起舞惹人怜爱。峡四周峰丛兀立,峭壁倾斜,常有落石朽木挡道。水从峡谷中奔泄而下,人与之相逆,盖因“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
15:06激流中补水,右手扶石不意翻动,壶盖随水而去,弃壶而行。
15:29见一黑牛无羁无绊于溪畔吃草,这地儿前不挨村后不着店,有些诧异。由此往后路径越发难辨,多数时候因两边岩壁陡峭只能蹚水前行。
16:51溪畔复现路径(31°26′27.62″N,109°52′53.45″E,1186m),导引上山,一道二叠瀑布挂于崖上,到了瀑布右上方遇岔路,斟酌一下后往右顺溪流方向行走。小径被草灌埋没,需用两支登山杖往两旁拨开才能辨析通行,同时也是打草惊蛇。为防蛇伤,换上登山靴再行。
17:40林间出现玉米地,不久果见土墙青瓦的农舍(31到26′27.08″N,109°53′22.53″E,1290m)。及至屋前,犬吠不止,一老妪拍手高声喊叫,口齿不清。室内暗处出来一老翁,喝止。我举相机拍照,二老赶紧肃立于大门口。门牌“兰英乡兰英村1组1户”,此即登山路上第一户人家。与老翁交谈,在屋前地坝搭好帐篷。屋西侧不远处有泉涌出成井,水量较大,溢出形成沟涧。我在沟涧中享受了一次天体浴,水凉浸骨,然后将衣物洗净用绳晾于屋檐之下。主人询问饮食,我也没有客气就讨扰了。
18:47男主人用鼎罐煮了一锅面条,我取出2包鱼泉榨菜,打开一包三人分享,另一包留给二老。室内光线很暗,我打开头灯看了一下,有两根原木一头没于火塘内的灰烬中,另一头靠在墙上。老翁说这火长期不熄,不用时只用炭灰掩埋阴燃,做饭时扒开吹旺。火塘上方吊着一口大鼎罐(比昆哥的还大),沿墙边还吊着大小七只鼎罐,老翁说都是乡邻迁离后他收拢来的,楼板上还有两个。没有电,全靠天光。房子周围养有30来桶蜜蜂,20来只母鸡随一只漂亮的花公鸡领头在屋东侧的鸡舍边觅食,见了昆哥略显不安。饭后,老妪端出蜂蜜请客,我拣了一小块浸有蜜的蜂巢品尝了这纯纯的甜蜜。因损失了1L的水壶,睡前我向老翁讨了一个2L的饮料瓶。
第五天2016.08.02晴转阵雨
天亮,在花鸡公孤独的啼叫声中醒来,没有应和的鸡鸣声使山谷里的清晨略带一丝丝忧伤。一夜都没有晾干的衣服穿在身上有些冰爽,不过干得快些。女主人的自言自语似乎在夜间无数次地起伏,有几次我侧耳也没听明白,大约是二三十年前一次强烈的冲突至今余波未平。为防野兽,老翁夜间在玉米地边的棚子里和牛作伴。走过来问我是否需要他做早饭,不然就要上坡劳作,我谢了他的好意,说是自己弄点吃的就行。他进屋肩了锄头,带我到屋旁指路。上山的路已多年无人行走,特别提醒我爬到背后断崖根底下就有一条以前的骡马道往右行一直可到后坪,见到一处半截石碑时就对着沟对面喊叫,那第二户人家也同样姓谢。然后就下地去了。
收拾完帐篷,我就在阶沿口打火烧水泡了两包方便米饭就着榨菜算是过早。
07:52到水井灌了2.5L水就开始登山,最初拨开草木还能循迹前行,头40min就上升了约100m。后来路迹逐渐模糊难辨,经几次冲突皆不能成,遂沿崖下堆积物爬行。这些由若干年的崩塌石块儿堆积起来的陡坡斜面很不稳定,脚下、手下的石块总是往下溜,不仅得时时提防四肢下的陷阱,周遭的荆棘更是伤我太多。谁让你来打碎这山野的宁静呢?途中见一大树干上被人打入了很多间隔均匀的楔子,应该是便利爬到高处摘取什么。不过从楔子形成的伤口情况看来这应该是多年以前的事儿了。接下来的2个小时,在困境中又上升了约140m,最后终于钻出荆棘走上了大道(31°26′40.73″N,109°53′24.25″E,1524m)!
10:35走在古罗马(骡马)道上,虽然仍然须得拨草寻路,但路基确实宽阔了许多。总的来说,从这里一直到后坪,交替遭遇两种情况:森林地段因林下草灌生长不良比较方便寻路,走起来还算顺畅;但是穿越废弃农庄地段则困难重重,一般来说路都是从屋前通过,但田野间野草灌木疯长,人没入其中低头难寻路基,有些地段甚至抬头莫辨方向。希望这一路上经过的折腾不要重来。一路行来,只在每道山涧处歇息,但道道山涧皆无流水。行至第4面山坡时接近小径的山涧中始见积水,折下涧中取水,见有蝌蚪蚊虫等优游绿水中。水质虽不可直饮,但水瓶已空,只得荡开表层杂物取水。
14:00翻过5面山坡来到一处比较平坦开阔的溪边草地(31°26′28.66″N,109°55′26.15″E,1713m),路分两股:左道沿溪北上,路径明显;右道过溪再右折行,路径明灭。于是取左道沿溪朔向行走,后入林中,人迹牛迹交混,越往上,人迹渐少至灭,泥泞中牛迹混乱往来难辨。
14:30沿溪左折返。
14:55终于见到了路旁的半截石碑(31°26′29.08″N,109°55′29.16″E,1718m),于是对着沟对面高声呼喊“谢师傅”,虽没见人影及房舍,对面林间有人应答,于是请求带路。循声下到溪边,攀上对岸草地,见一中年人笑脸相迎,正随其上山,突降阵雨,正好洗去身上盐斑。疲惫之躯在山坡上多次折行终于见到东北侧的山坡上一幢木构架黄泥墙的两层农舍(31°26′35.13″N,109°55′24.80″E,1802m)(门牌:兰英乡兰英村1组11户,后坪)。三条黄、白毛色的看家犬在地坝当头热烈欢迎,骑楼下坐着的四位老者和一位妹子对我的到来表示问候。我将背包卸在靠墙的长条凳上,回答他们的问话,作了自我介绍并将身份证及上班时戴的胸牌递给他们看。
15:46在我没有请求的情况下,女主人做好了饭菜招呼我吃饭,洋芋干饭、炒四季豆、青椒炒腊肉、一碗汤及几碟咸菜。我谢过主人家,拍照留念。将相机与出自太阳能蓄电池的插板连接充电后就一个人享用起来。我的胃口实在不错,一碗饭快要吃尽,女主人热情地抢过碗去又盛了满满一碗。在外以干粮为主,最需要补充新鲜蔬菜,四季豆很快就吃完了。旁边的妹子提醒我汤碗里是豆腐,我又将豆腐条尽数打捞起来。饭后大家一起闲聊,才知道今天是男主人73岁的生日,家里来的都是亲戚和近邻,我给大家拍照作纪念,但却没有机会把照片带给他们。
雨住了,我带上换洗衣物顺着屋东侧的泥泞小道下到沟边,刚才的阵雨让沟里充满了欢快而明澈的水流,我去掉所有外物,舒舒服服地沐浴,然后将换下的衣物洗净,清理掉黏在登山靴表面的草籽。刚收拾完毕,屋里的妹子就在叫唤“廖老师,回来吃晚饭咯”。
18:06两顿饭撵到一起了,今天的晚餐有柴火kong的洋芋干饭、苕粉皮炒五花腊肉、干煎老豆腐(老辈子自己打的比较老)、青椒炒腊肉、自家生的黄豆芽炖腊猪脚。因胃病在身,我谢绝了烧酒和啤酒,就着各式菜肴吃了一碗干饭就饱了。沙发客昆哥无以为谢,拍照留念。饭后,我观察之后向女主人提出在二楼的廊道上搭帐篷,她说有多余的床铺可以睡,我不想给别人添太多麻烦就坚持搭帐篷,于是她就和我一起打扫场地。
正准备搭帐篷,他家的一位近邻要返回在巫山县当阳乡里河村的家。此去步行约一小时,也要经过朱易堂的林管站,于是便临时决定随他过去。他在前行,我在后收拾整理背包时他已过了沟。从先前的言谈中就感觉他有点确,怎么解释都不相信我是一个正当的出门人,他反正说我这样子一个人在山里来转肯定不是搞正事的,呵呵~我也只好随他说去,所幸主人家信任我。我在后面急行也他撵不上,遇到一个岔路,依山势略有踌躇,只得依直觉判断往左走。
19:25谷口被一道栅栏隔断,栅栏被铁丝绑得紧紧实实,两边都架着木梯便利交通。当我顺着木梯爬过栅栏之后,就进入一片丰美的草地。
19:30草坪的尽头(三礅子)有一幢蓝顶白墙的彩钢板房(31°26′20.96″N,109°56′08.92″E,1849m),左侧有一个木棚。屋子周围种有各式菜蔬。我尚未靠近,木棚外栓着的黑犬就高声报告了客人的到来。一上了年纪的男子持着一根木棍从屋里出来,我举起相机咔嚓一下,然后口中喊着“朱师傅”快步上前。
朱师傅就是“白果林场兰英工区兰英护林防火盘查站”唯一的工作人员,不用介绍他就说昨天就听说有人进山来找他,只是不清楚到底是谁,他这里有电信的手机信号。进到屋里,里间还有两人在看电视,一位是朱夫人,另一位就是跑在我前面的那位熟人。我将身份证递与朱师傅查验,再简单地介绍了自己的身份和这次进山的意图,也将前两天结交的人家作了一点说明以佐证自己的行程。朱师傅说以前也有人从这里登阴条岭,都是好几个约在一起来的,有些还给钱请他带路,上山的路少人行走,草木长起来已经很难找得到路了。据朱夫人说去年暑假来过一个15人的团体,把这个小屋都塞满了。我表明自己一个人独行的想法,到后才提出在屋内搭帐篷的请求,朱师傅爽快地答应并主动清理出一块场地。
搭好帐篷晾好行装后天色已完全暗了下去,灯光下脱掉登山靴发现右脚的靴子口有血迹,再一看小腿上也是一片血迹,朱师傅说是蚂蝗咬的。老朱说蚂蝗咬过之后别的倒没什么就是痒得很。当时我没有感觉异样,一直到今天(也就是十天之后)我坐在电脑前写这段文字之前才感觉奇痒无比,把皮肤都抓破了,先前蚂蝗吸附过的圆点状伤口被抓破后又挤了一些血出来,症状才得以缓解。这次在阴条岭被蚂蝗咬了3口,右手腕上的那条被我直接拉扯下来用鞋底砺得粉碎,附在靴子外面的就放了它们一马。
第六天2016.08.03雨
天色渐亮,雀鸟啁啾,我们都起来了。将湿衣服和靴子穿在身上烘着,用塑料袋将物品分别包裹好再打入背包。因为发泡垫外挂在背包后面,防雨罩没有办法包裹背包,加之在丛林荆棘中钻行,防雨罩、雨衣、雨伞根本无法使用,雨天在丛林里穿越就只能准备玩透身湿了。我再一次仔细查看了卫星地图,并跟朱师傅明确了登山的路径,牢记两点:一是往北面蹬起爬;二是有两个路口,第一个往左,第二个往右。天下雨,朱夫人请我在他们这里避两天雨,等开天了再走才安全。我谢了她的好意,表示风雨兼程的决心已定。
07:17我问清水井的方位就出发了。水井位于屋子东侧下坡一道长约70m的小路尽头,跟前用截成小段的树枝将路阻断,许是阻挡野兽靠近水井吧,这样一来朱师傅挑水的时候应该也不怎么方便。下到井边灌满2.5L水再折返踏上今天的道路。雨雾大,草木饱含水份,虽然两支登山杖挺身在前一路劈波斩浪,但身体被雨水立体包围,很快浑身上下就只剩肚子里的饭没被打湿了。每走一步靴子里的水都被挤压得咯吱咯吱地叫,一路上的蛇都被吓跑了。这次在丛林中穿行了一个多星期,连条蛇都没有晤见,实乃憾事儿一桩!
小径在草丛、山涧、林下、灌丛、竹林、石梁等不同地表形态之间忽明忽暗地游动。草丛算得最好行走,只是水重;山涧中的石块踩在上面并不稳当,得步步经心,另外也没有明显路径可循,遇到路口或岔路口得仔细分辨;林下的腐殖质堆积太厚,登山杖和腿显得太深,行进困难;灌丛中的枯枝和荆棘都是拦路虎,需要挥动登山杖处理:打掉枯枝、拨开荆棘,都是消耗体力的活儿,随着教训的总结、经验的积累,我的动作也越来越经济了;竹林以金竹为主,密,高可没人,笋壳毛蹭在皮肤上很不爽;在负重翻越形态不一的石梁时一定得小心翼翼,谨防摔伤。
岔路口并非两个,时有分和。路径的形态和水系的形态有相似之处,越往上分支越多,路径越细,一不小心就会错误地出现在相隔甚远的另一个山头;往下总是交汇到一起,路径越走越宽,即使在原始林区,往下走或顺流而下总会走回人间。途中错过2次,加上折返约误了50min。雨雾遮蔽山林能见度很低,多数时候都打不到山势,须得经常使用指南针测定和校对方向。相机被裹在单肩包内,不方便,只在岔道口及遇到特别的地标时才掏出来用一下。
09:10行经打火铺时坐在地上吃了2块13压缩干粮过早。
11:35上到一处高山草甸(31°27′39.16″N,109°55′51.63″E,2535m),向北望见的应该是兰英寨(31°28′13.03″N,109°55′45.03″E,2738m)。
12:04循着路痕走到一处枯木堆叠的山谷,在无法安全前行,折返原地,此时能见度转好,仔细观察地形,决定避开沟谷顺坡面下到埫底,再从埫底爬到兰英寨跟前。
12:40下到埫底(31°27′39.41″N,109°55′36.68″E,2466m),见草丛中有七节状如鸭蛋的新鲜粪便,应是某大型野兽留下的,同时草丛中也常见野兽穿行过后草丛倒伏的痕迹。开始向兰英寨攀登,草甸中也有一些灌木丛分布,有时为了避免绕路也得从中穿越。
13:11见一草窝中有一摊羊屎豆儿,应该不是山羊,可能是麂子留下的。
14:12倒在草丛中一口气吃了7块巧克力当午餐。过后口渴又喝了500lm水。
15:29爬到兰英寨东南向,见草地上有一块大石头(31°28′11.24″N,109°56′04.48″E,2686m),石头的北、东、南三面分别用红色油漆标注着“重庆巫溪”、“湖北林区”、“重庆巫山”大字,之间画着分界线并注明“16年7月”,东侧一块儿较小的石头上标注“2016年7月”。石头南侧的草皮被清理过,加之此时的雨突然变得猛烈起来,我撑开伞就地搭建帐篷并打好地钉拉紧风绳。浑身上下及大小背包都已湿透,撑着伞是确保内帐及干净衣服不要遭殃。帐篷搭起来了,我将背包中的物件逐一处理后放进里面,最后脱得精光,将湿衣服搭在帐篷上,鞋子磕掉泥巴和草屑后倒扣在石头上,用无根水洗了一个淋浴后才钻入帐篷。待我舒舒服服的躺在帐篷里拍照留念时已是16:56了,接着就准备烧水泡饭。
17:12满满一盒堆着榨菜的方便米饭和半根香肠就是我的晚餐。今天累了,风雨中也睡了个一觉到天明。
第七天2016.08.04雷阵雨
天亮了,人醒了,雨还在下,我躺在帐篷里等雨住。
人饿了就要吃,这倒好办;吃了就要喝,但是水完了,这可怎么办?水的问题没有解决之前是千万不能再吃东西的,否则只会造成更紧迫的水危机。自从昨天早上在三磴子灌了2.5L井水,用到夜里基本告罄。昨天阴雨,身体的需水量没有晴天多,一路上也没有看到水源。但眼前的危机如何解决呢?
外面的雨愈加暴虐地击打着外帐,雨水顺着布面成股流下。我展开眉头,倒出饭盒里的家什,将煮锅和煎锅都放到门厅的外帐下,卧等这天赐好水。
10:48以这无根之水泡制的方便米饭在点缀榨菜之后出现在我的镜头里了,旁边还备着半锅玻璃汤,瓶子里还蓄着约1300lm水。生活是美好的!到后来雨也渐渐住了,我钻出帐篷观天识云,决定立即行动!
12:28站在界石跟前,往东北方向就可以看见阴条岭的东坡,昆哥挥杖一指,穿着凉爽的衣服,背着沉甸甸的背包就毅然前行:绕过兰英寨、趟过韭菜埫,攀上阴条岭!从这里到韭菜埫还是有路循,进入埫底就难以在疯长的草丛中寻到路径了。不过阴条岭就在眼前,虽然此时云雾飘逸变幻不定,但不会有什么困难能阻挡我最后登顶的冲动。放眼望去,阴条岭南坡呈东西走向,东高西低,地表草甸、灌丛、林木大致成带状间杂分布。我决定就从脚下开始,先北向切穿到山脊线上,再沿山脊线向东攀至峰顶。穿越过程中的障碍都已是这几天司空见惯的场景,不再赘述。因为怀着最后冲顶的激动,一切的困难都被激动的昆哥拿下!
12:26在接近山脊线的附近,遇到本次徒步以来最粗大威猛的一棵松树,拍照留念。虽然后来在下山途中见过更多高大粗壮的原始林木,但是整个下山途中都是在雷暴雨中趱行,没有机会拍照。
14:43终于望见了阴条岭的顶峰标志身体激动前驱没提防草丛中一道石梁绊了一跤我哪里顾得疼痛爬起来就奔向峰顶标志碑面自上而下镌刻着绿色的中国自然保护区徽识及红色的重庆第一峰旭日峰海拔2796.8米字符先将行装卸下靠着石碑放好然后搬了两块儿石头叠放在标志对面掏出相机调到延时拍摄按下快门再跑到顶峰标志西侧站定咔嚓一声搞定!然后打开手机与外界联系,这几天在原始林区没有联通信号就索性关了机,开机后没有4G,只有2G,后来才知道是湖北大九湖的信号。与老婆、儿子报了平安,再与一位朋友联系。
站在旭日峰顶,四周浓雾迷茫,能见度只及峰顶一团。石碑上的“旭日峰”三字明显是后来修改成的,可能之前书写的是“阴条岭”三字。显然这样的修改更合乎情理。不过无论是“旭日峰”还是“阴条岭”在当前常用的电子地图(谷歌地球、谷歌地图、高德地图、百度地图、搜狗地图、360地图等)上都还没有见到标注,甚至连权威的“全国地理信息资源目录服务系统”都查询不到,以为遗憾。
原本计划在峰顶搭帐篷休息一晚,但峰顶这一块地被人为铺了一层棱角分明且不规则的石块儿,周边的草灌也不忍损伤,于是确定烧水泡饭吃了之后下山。饭后收拾停当,雨又不期而至。
15:57若当天晴时,东可眺望湖北大九湖,今次就打算取道大九湖。我侦查了一番,只在东北角上另有一条小路下山,于是就拣了这条路往下走。这条路大概因为峰顶立碑的缘故明显经过整修。起初的路段是挂在坡面上的反复弯道,路面较宽,路基很软,登山杖陷入较深,路上的植被单一,可能是某种药材。我一路溜溜滑滑、跌跌撞撞地往下趖,终于有一次一屁股趖到地上来了个仰翻叉,左手的登山杖半截陷在土里被折断了。我爬起来,留下半截杖尖继续往山下趖。
这样的路段走了约一个小时后地形发生了转换,逐渐发现走在了一条山脊线上,林木也越来越高大,路面就是一道嶙峋的石梁,两边的沟谷越来越幽深,山脊也越来越陡峭。闪电不时让昏暗的林木现出高大的身姿,出了紧随的轰鸣我没有感觉到别的声音。腿脚在一支半根的登山杖支撑下专注地工作,经常要跨越或是钻过那些倒卧在山脊上的森林之子。一边祈祷天主不要让这样的树木压到我身上。在接近谷底最陡峭的地段,进入到人工构筑的阶梯,外侧有水泥护栏,梯道上遗留着一些工具和材料,随处可见的落石和滚木也是行人需要小心跨越的障碍。一棵巨大的老树从悬崖上方倒下砸坏了梯道护栏,昆哥勉强从下方钻过。山谷中奔腾的流水声嘶力竭地咆哮。
突然“嘭”的一声响吓了我一跳,只见一个灰色的身影从右侧的山崖上蹦到前方的铁板桥上,又快速跳到那头的斜坡上,然后回头望着我,之后又倏地一下闪进林子不见了。借着谷底昏暗的光,我辨出可能是一只体形健硕的麂子,这也昆哥本次出游见过的唯一大型野生动物。
这一段山脊线也走了约一个小时,相当紧张的一个小时。接连过了两座桥,爬了一百多步阶梯就踏在一条简易公路的尽头(31°28′46.92″N,109°54′05.27″E,1592m),心里终于轻松下来,只要沿公路向外行走,很快就能见到居民点咯。于是马不停蹄地赶路,路面除了两道明显的车辙之外,杂草的长势相当良好。一路上多处被滑坡泥石流冲毁,其中在一处反复弯道上垮塌的石方量很大,掩埋了大段的路基,我小心翼翼地爬行到下面的道路上。在平顺略带下坡的路段,我大致保持70cm/步、110步/min的速率,这样行走了56min,终于见到了一组颇具规模的房屋——这就是白果林场寨坪管护站(31°28′28.19″N,109°52′39.87″E,1392m)。只在主楼当头的一个房间有灯光射出。
18:53见到白果林场的公告牌,我有些懵了。那么迟迟不见的大九湖农家乐呢?我在心里想象了很多遍的温馨的客房、爽口的饭菜都到哪儿去了呢?不及多想,房间里走出一个中年人,我上前作了自我介绍,他很诧异我一个人独自从阴条岭下来,说是不到3个小时还是算快的。我在甘师傅拿出的签到册上签过名,询问前方的村寨大约距离40多分钟。雨虽然变小了,但天色已晚,路上泥泞,这样的鬼天气也没有必要赶夜路。于是提出借宿,甘师傅见我水淋淋的表示有些为难,我赶紧声言只借地板一用搭帐篷方得许可。
在大楼的门厅里搭好帐篷整理完背包后天已全黑,洗衣服得下河,我戴着头灯手拎一条短裤和拖鞋,顺着甘师傅所指的方向去河边。暴雨之后河水翻腾咆哮喧嚣振天,斟酌一番才在岸边的几块大石头之间找好立足之点。虽是暴雨过后但出自茂密的原始森林,河水只是略微有点浑浊。脱尽衣服靴子逐一在激流中搓揉浣净,然后用毛巾浇起冰凉的河水沐浴。除了河水的咆哮声,头灯昏暗的灯光之外一团漆黑,心里难免有些发毛。
在三楼南头的空房间里晾好衣物,到亮灯的休息室一边就着泉水啃两块干粮一边与甘师傅唠嗑。现在的寨坪林管站已不复往年的热闹,以前这里是几十人的伐木队驻地,所以建筑规模不小。这些年来就只剩甘师傅与另一位同事每半月轮换一次在此值守,目前正在此修筑巫神公路的施工队因雨期暂停施工人员也已撤离。甘师傅说那些年在山中伐木时常遇到黑瞎子,现在封山了反倒见得少了。这条登顶的路是今年早些时候整修的,重庆市的相关领导就是从这条路上山登顶。打听了明天的行程路况后,晚10点我们互道晚安,甘师傅上二楼,我钻进帐篷休息。
第八天2016.08.05小雨转晴
天色朦朦亮,我钻出帐篷收拾行装,没干的衣服靴子还是老办法穿在身上干。临行前到二楼甘师傅那里道别。
07:15踏上到双阳的公路,过桥后回首拍了一张掩映在绿树丛中的林管站。这一段正在扩建的路是S102向东延伸连接湖北神农架林区大九湖的一部分,沿途分段施工,逢雨期工程车辆大都停工,没有遇见其它车辆。一路略带上坡,我以100步/min的速率行进。细雨霏霏,出发前我第一次将雨衣披好,但是感觉闷热,过一会儿实在受不了就收好雨衣,将背包的防雨罩披在后面,取出大伞,这样一来才感觉清爽。
08:17途经侯家湾白果林场,与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白果管理站同体(31°28′21.06″N,109°50′46.20″E,1436m),向山民打听,一可抄小路穿丛林翻山到双阳,只是会湿身,也可多花两个小时顺公路走。我考虑了一下,如果是晴天当然走小路,下雨的日子还是走公路清爽,再说多走两个小时于我已不算什么,搞个透身湿就不方便搭顺风车了。现在想来,如果当初就是计划从白果林场返回的话,我就会事先仔细研究这一地区的卫星地图,在某些路段也可以抄些近路。昨天下山的时候只看到一条明显的路径,加之雨雾浓重就没有考虑太多只管顺着往下走,也没有用指南针测向,最后搞反了东西,所幸走到了人烟处,不然走到天黑还得在林间住一宿。当时老是走不下山脊线我就感觉有哪里不对头,从卫星地图得到的信息下到大九湖应该不会这么遥远啊。后来询问甘师傅才知道从旭日峰下大九湖的路径很小,加之少有人行走已被野草掩埋。若是晴天可以望着大九湖下山,雨雾天就难办了。
08:46翻越垭口(31°28′06.15″N,109°50′31.57″E,1508m),此后一路下坡。
09:52听见后面来了一辆车转身拦住,皮卡车已经超了两人,司机看我出门不易答应让我坐在货厢里带到双阳,只是声明安全自负,我满口应着。他在后面托我一把才翻进货厢,坐在一个装有腊肉的口袋上,左手打伞右手牢牢抓住车厢沿。司机时不时喊我注意抓牢,我就应答一下。自201.07年底遭遇车祸致残后,我才意识到生命的脆弱,基于对家庭经济安全风险的考虑就开始年年购买人生意外伤害保险以防意外。同时我也认识到作为一个沙发客、背包客在外面搭顺风车旅行,所有的风险应当自担,不要给好心好意的司机增添额外的经济风险。
10:19到达双阳,为我节省了大约2个小时脚程。双阳是S102的终点,下车后走到一户农家乐门前(31°28′35.53″N,109°49′18.16″E,952m),向老板借了座。雨也停了,将背包擦洗利索后又把护膝上的草籽摘除干净,最后把身体打整得清清爽爽的再取出两块干粮过早。双阳街上停着十几台车,打听一下,眼下基本都不去县城,只有一台9座的小客班车会在11:30发往巫溪县城。我坐在门口等车,老板端出一盘李子请大家吃,我也礼貌地尝了几个,口感确实不错。期间有两个车发动起来,我上前询问,一个就在当地,一个去通城。去通城本来顺路,司机有些迟疑,在我转身取背包的时候他却一边滑行一边说“那里班车也快走了,你就坐班车噻”。都是本乡本土的,司机也不好意思得罪班车,于是安心等待班车。像在这样的街道上搭顺风车,如果往前走出街区的范围应该更容易成功。
11:30班车准点出发,车上载着两位客人,一位妹子坐在副驾驶位置,在我上车时她开玩笑说“你只能坐后面的五等仓啰”。S102双阳至通城段就是兰英大峡谷西边崖壁上的那条公路,从高处俯瞰兰英大峡谷视觉感受自不一般。在接近通城的路边悬崖处立着一通“阴条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界碑。客车一直到了通城又才上了4位乘客。
12:35客车到站,车费30元。这是我本次8天行程中支付的最大一笔开支(出发前的准备不计入),之前和之后就是在巫溪县城内的两次公交车费1.00元/次。从哪里来回那里去。再次徒步到漫滩路公交站台,随便哪路车都能到去往高速的路口。下车后往高速收费站走去,徒步约1km就进入高速专用车道,从这里就边走边拦车。
13:36距巫溪收费站约250m处搭上一辆到开县的车,男司机与一位女伴。上车后与司机搭话,最初表示可以搭到云阳,后来司机说在上磺有熟人要带,就让我在羊桥坝转车。当我在杨桥坝收费站外下车之后,该车在站外路口调头后又进站,我打手势拦车后才看清是他们,但他扭头一笑一溜烟跑了。
14:30杨桥坝收费站搭上一辆到梁平的车,车主夫妇俩和他们的一位女友都是在事业单位上班,我们一路上交流一些各自户外活动的体验。送到G42云阳高速收费站外互道尊重,然后一边向S306一边拦车
15:46坐上一辆越野车到云阳隧道北端外S103,之后又成功搭上一辆到铜鼓包的车到天星桥,很快地又搭上一辆到南溪的车带到小丫口。
17:17顺利返回702。净重73.4kg。连夜清洗打理装备。
本次单身重装出行8天7夜,净体重减2.0kg,被蚂蝗咬3口,脚掌磨出3个大泡、右肩磨起1个大泡,身体没有受到其它损伤。本次活动期间本人胃病的不适症状均隐匿不发作,返家数日后又折腾起来。
星韵地理百科,一部由全国地理教育工作者协作共创的地理百科全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小黑屋|手机版|星韵地理网 ( 苏ICP备16002021号 )

GMT+8, 2019-10-17 20:4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