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96|回复: 4

[读书推荐] 再读 段义孚《浪漫地理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8-19 14:41: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读过一版繁体,再读一遍大陆简体版。
淘宝网搜索“星韵地理网店”地理教辅、学具、教具专卖。
 楼主| 发表于 2023-8-19 14:45:0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见长江口口:(2021.8)
http://www.xingyun.org.cn/thread-69527-1-1.html


http://www.xingyun.org.cn/blog-1484-13893244.html


段义孚:追寻崇高景观的浪漫地理学 2021-11-03

https://www.sohu.com/a/498854736_121124736


353
为什么我们需要浪漫地理学?
人类对拒绝熟悉的舒适环境、追求新奇陌生崇高景观的持续渴望驱动着浪漫地理学的发展。
Yi-Fu Tuan, 2014. Romantic Geography: In Search of the Sublime Landscape, Madison: University of Wisconsin Press.
Sources:
https://www.societyandspace.org/articles/romantic-geography-by-yi-fu-tuan
https://uwpress.wisc.edu/books/5252.htm
是否存在浪漫地理学?是否需要浪漫地理学?这是段义孚在《浪漫地理学:追寻崇高景观》一书中探讨的两个主要问题。他在书中做出了肯定回答。
段义孚开篇明义,我们需要浪漫地理学和追求崇高。浪漫主义是地理学一个有价值的、但经常被忽视的组成部分,浪漫地理学往往为科学或理性尝试的地理学形象所边缘化。段义孚试图开启一种“两极化”地理学的可能性,对地理知识的客观效用的传统理解与探索的自由精神、文学创作或对崇高自然的体验两者处在一种张力状态。两极化的概念与隐喻贯穿全书的论述。
本书结构可谓一部地理交响曲,包括“序曲”、“间奏”和“终曲”。序曲在第一章之前,提供了一个简短的介绍,中场休息("间奏曲")在第二章之后,而总结性评论则集中在终曲。第一章《两极化价值》阐述对浪漫主义的理解和二元分析框架。第二章《地球及其自然环境》分别讨论激发浪漫想象的各种极端地貌环境:地球和太阳系、山脉、海洋、森林、沙漠和冰。第三章《城市》转向城市空间,一种试图将人类从大自然的无常中摆脱出来的人造物。第四章《人类》讨论文明孕育的三种出类拔萃的人:美学家、英雄和圣人。
《浪漫地理学》涉及范围广泛的大量案例,从古代中国到现代美国城市,从古代经文到20世纪的太空探索。引用包括莎士比亚、雨果、奥威尔、儒勒·凡尔纳、托马斯·曼等人所著的众多文学作品。本书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其论述的跨越性,将西方文学、印度神话、基督教神学、帝国中国和中世纪欧洲交织在一起,各种散在的轶事、冷知识信手拈来。例如:
英语中优越(superior)由拉丁语“更高”变化而来,优异(excel)来自拉丁语“高”,等级(degree)字面意思是在空间中上升或下降一级。印度宗教“梵”的理念脱胎于“高度”的一个概念。
英文中“野蛮(savage)”一词,是由一种叫做”silva”的树木演化而来;而意指”外地人/外国人(foreigner)”与“森林(forest)”有相同词根。
什么是浪漫或浪漫主义?
浪漫或浪漫主义是一种在1780年至1848年出现于欧洲的宽泛概念和价值观。浪漫主义从本质上说是对日常生活的超越和对人类的可完美性(human perfectibility)的信仰,是“对能量的敬仰、道德的热忱、原创的天才,对人类伟岸与卑微、强大与悲苦之矛盾的认知”。在概念上,浪漫主义与崇高(sublime)和哥特有所重叠,与被称作颓废(1800-1900)的西方艺术创造时期相吻合。
崇高是18世纪盛行的思潮之一。崇高的概念由英国思想家埃德蒙·伯克在1757年详细阐述,但它事实上根植于古典时代。什么是崇高?它与美有共同之处,然而它不是秩序与和谐,也不必然产生快乐。实际上,崇高可以唤起相反的情绪,被巨大、混乱甚至丑陋的东西所淹没,使人感到欣喜若狂以至于痛苦的地步,强烈地活着却又渴求死亡。崇高的思潮进而分化成两派:浪漫主义与哥特,前者在18世纪尤为突出,后者稍晚盛行。 浪漫主义、崇高、哥特以及颓废都是对崇尚稳定的生活常规的反抗。
本书所谈的浪漫主义的时间段主要覆盖19世纪这一百年时间,进入20世纪之后,极盛浪漫主义的理想逐渐被民主和公民的理想所取代。
浪漫主义倾向于表达感受、想象和思考的极端性。浪漫的想象更倾向于那些很大或很小的事物,却很少关注中间的尺度。浪漫的想象很容易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正如威廉·布莱克的那句名言,“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有些人会在广袤与无垠面前心生欢喜,他们虽然崇尚精确,却是真正的浪漫主义者。
什么是浪漫地理学?
地理学大多是关于生活常规的。若与地理相关的某项工作映射出对超越日常生活的渴求,或是人类可完美性的热望,它便被视作游离于严肃的学术领域之外,被划入浪漫的领域。
地理学不仅是空间科学。地理学亦关乎对自然和文化的求索,既涉及对群体从在自然环境中生存到在人造环境中生存的转变的观察,也涉及到对个体从作为生物体到作为文化体的演进的探究。地理学家对这种转变与演进所进行的研究,通常集中于群体层面,并将这些转变归因于非个人的客观外力。浪漫地理学则关注个体,关注个体如何受到内在情感与理想的驱动,更可能脱离群体常规,即更浪漫。
隐藏在所有人类欲望、诱惑和渴求之下的正是两极化的价值观,它们诱使人们,至少是在想象中,跨越常规、朝向极致前进。
二元概念(黑暗与光明、混沌与秩序、低与高、身体与空间、头脑与肌肉等)组成了浪漫地理学的基础部分:它们聚焦于极端情况而非中间情况;它们影响着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对客观事物和人的感觉和判断。同时,更为关键的是,它们也在我们展望和感知具有挑战性环境(例如高山、海洋、森林、沙漠、冰原和城市等)时发挥重要作用。
求索——就像寻找圣杯的壮举一样——正是浪漫的核心所在。
两极化的价值包括黑暗与光明、混沌与秩序、身体与头脑、物质与精神、自然与文化等。
这些二元概念,既定义了人类生活常规运作中可接受的限度——地理学,又暗示了超越这些限度的可能——浪漫地理学。
浪漫地理学关注更为极端的两极化价值和富有挑战性的环境。这么做的好处在于极端能揭示人类真正的恐惧与欲望,这是那些中庸的价值观和小环境所无法做到的。
浪漫地理学并不是过时之物。地球上还有许多地方——例如海洋——等待地理学家去探索。而地球之外,还有其他行星和恒星。
人类对拒绝熟悉的舒适环境、追求新奇陌生崇高景观的持续渴望驱动着浪漫地理学发展。
为什么说城市是浪漫的、崇高的?
一个城市的威严,通过尽可能地脱离土地的束缚而获得。城市开始尝试将天堂的秩序和威严带到人间,通过切断农业根基、驯服寒冬、变夜为昼,锻炼身体拓展脑力来实现。人类如此行事,以便在城市体验高度与深度,即所谓的崇高。
一定程度上,城市脱离了农业,它就是浪漫的。
城市保护人类不受变化莫测的大自然的影响。例如,城市使季节逆转,当大自然进入休眠状态,而城市则生机盎然。
更大且更为晚近的变化莫过于城市对黑夜的征服。直到18世纪末,蜡烛和明火油灯这些自建造金字塔时已被使用的方法,依然是城市最常见的照明方式。
19世纪发明的煤油灯是人类战胜黑暗路上迈出的一大步。直到20世纪电被广泛使用,人类才在某些城市改变了自然的一个基本节奏——昼夜的节律性。
电灯的出现,终于使人类对夜晚的征服成为可能。公共活动不再依赖于太阳,夜幕降临不再意味着街道生活的谢幕,而是在灯火通明的、后来被称为伟大的白色大道上迸发出新的生机。20世纪,一个城市如果缺乏丰富活跃的夜生活,绝不敢自称为魅力四射的大都市。一个现代大都市,无论在白天多么暗淡无光,入夜一按开关就变成灯光闪烁的肆无忌惮的世界。
光明驱散黑暗,暴露无知。光明的含义兼有物理照明和精神开化之意。城市既是“光明之地(a place of illumination) ”,也是“光启之地(a place of illumination )”。难怪苏格拉底说,他永远无法从“田野和树木”里学到什么想法,他是在城市里,在街道、市场、运动场或殿廊下与同伴对话学习。
城市为我们展现的远不止优美,还有崇高,是一种交织着压力和痛苦的升华体验,因为城市不仅拥有生命和光明,还充满黑暗与死亡。

淘宝网搜索“星韵地理网店”地理教辅、学具、教具专卖。
 楼主| 发表于 2023-8-19 15: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浪漫与地理
——《浪漫地理学:追寻崇高景观》评介
陈璐璐
(曲阜师范大学 地理与旅游学院, 山东 日照 276827)
谈到音乐或文学,人们很容易将它们与“浪漫”相联系,因其富有诗意能够激 起心灵的共鸣。反观地理学,作为一门研究人地关系的学科,似乎很难让人联想到 “浪漫”。但段义孚教授在《浪漫地理学:追寻崇高景观》中,赋予了地理学“浪 漫”且极具地理色彩的解释。
《浪漫地理学:追寻崇高景观》一书是由译林出版社出版发行,作者是著名 地理学家段义孚教授。本书主要分为四部分。第一部分,两极化价值。两极化价值 包含着可以相互转化的“正极”与“负极”,例如黑暗与光明、混沌与秩序等,这 些二元概念聚焦于生活的极端情况,因此被视为浪漫地理学的基础,因为它们会促 使人类做出超乎寻常的极具挑战性的行为。第二部分,地球及自然环境。此部分引 用第一部分所提到的两极化价值,对地球上不能居住或不适宜居住的自然环境进行 阐述。这些自然环境虽恶劣,却吸引无数人忍受身体上的痛苦,满足自己求索的诉 求。“求索”行为被视为浪漫的核心,这种行为不受利益的驱使,是浪漫的极致体
现。第三部分,城市。城市的发展呈现给读者的是一种“崇高的浪漫”,因为城市的发展是两极化价值中“正极”与“负 极”相互交织、不断转化的过程,人类的情感及追求也相应地发生着转变。为追求更为舒适、自由的城市秩序与城市生 活,人类不满足于单方面适应自然环境,而是积极寻求突破自然环境限制的方式,这些情感与行为也是浪漫的表现。第四 部分,人类。此部分主要介绍了三种人:美学家、英雄和圣人。他们共同的特质是,受两极化价值的指引不甘于平庸,勇 于做出不寻常的行为,这也就印证了两极化价值是浪漫地理学的基础。
《浪漫地理学:追寻崇高景观》中所认为的“浪漫”并非是传统意义上的浪漫,“浪漫”的核心是求索,是无所畏 惧的、不受任何利益驱使的求索。从地理学角度解释的浪漫,则是无数地理人面对未知、险恶的地理环境,不惜以生命为 代价对地理知识的探索。这种浪漫也蕴含在人类与大地的相互关系中,这其中充斥着人类复杂丰富的情感,是人与地的深 层互动。地理不仅是为了认识天地,也是为了深入认识人类自身的学科。作为地理教育工作者,尤其是中学地理教育工作 者,要认识并传递这一理念,让身心正经历巨变的中学生感受到地理学在人类发展中的独特魅力,遂推介《浪漫地理学:  追寻崇高景观》。

淘宝网搜索“星韵地理网店”地理教辅、学具、教具专卖。
 楼主| 发表于 2023-8-19 20:38: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eonet 于 2023-8-19 20:44 编辑


蓝色字体是繁体版(赵世玲翻译)红色字体是2021简体版陆小璇翻译,黑色字体是机器翻译。
序曲
P9将「浪漫」和「地理学」相提并论似乎用词矛盾,因为在如今的世界上很少有人认为地理学是浪漫的。脚踏实地、讲述常识、地理学为生存所必需。是的--但是有何浪漫可言?不过在一个时代,在不太久远的过去,当地理学还颇具魅力时,人们认为这门学问是浪漫主义的。那是一个英雄探险的时代。在那个时代,探险者以地理学家而为人所知,他们擅长勘测与绘图。当他们的冒险见诸于报端,人们争相效仿,交口称颂。同伊丽莎白一世(Elizabeth)和甘地(Gandhi)一样,有关大卫•李文斯顿(David Livingstone)和欧尼斯特•薛克顿(Errnest shackleton)的影片同样能轰动动一时。他们的共同点在于都发轫并参与了伟大的事件。
“浪漫”与“地理学”看似是一对矛盾的词,因为如今很少有人把地理学看作是浪漫的。不可否认,地理学脚踏实地,充满常识,亦是生存所必需——可它是浪漫的吗?事实上,在不远的历史中,地理学的确曾有魔力,并被认为是浪漫的。那是一个英勇探索的时代。那时的探索者都被视为地理学家,即懂得测量和绘图技巧的人。他们的探险一经报道无不被追捧和敬仰。那时,如果人们把戴维·利文斯通抑或欧内斯特·沙克尔顿的故事搬上银幕,会和讲述伊丽莎白一世或者甘地的电影一样轰动。其共同点在于,他们都是重要历史事件的发起人和参与者。
Coupling romanticwith geographycould seem a contradiction of termsfor few people nowadays see geography as romantic. Down-to-earthfull of common sensenecessary to survivalyesbut romantic? Yet there was a timenot so long agowhen geography did have glamorwas considered romantic. It was the time of heroic explorations. Explorers were known as geogra- pherspeople skilled in surveying and mapping. Their adventureswhen reportedwere widely followed and much admired. One could make blockbuster movies of David Livingstone and Ernest Shackleton as one could of Elizabeth I and Gandhi. What they had in common was that they initiated and participated in major events.
“浪漫”和“地理”结合起来似乎是矛盾的,因为现在很少有人认为地理是浪漫的。脚踏实地,充满常识,生存的,是的,但浪漫?然而,就在不久前,地理确实有魅力,被认为是浪漫的。那是一个英雄探索的时代。探险家被称为地球探测家,他们是一种擅长测绘的人。他们的冒险经历,在被报道时,得到了广泛的关注和赞赏。人们可以制作大卫·利文斯通和欧内斯特·沙克尔顿的大片,就像制作伊丽莎白一世和甘地一样。他们的共同之处在于,他们发起并参与了重大活动。

P10但是,这些真是地理事件吗?有关大卫•李文斯顿在非洲探险的叙事难道不是历史,而非地理吗?虽然这两门学问千差万别,但是在院校中历史和地理却往往列在一起,同时讲授。历史和地理差别何在呢?历史学讲述娓娓动听的故事,地理学不讲故事。美国内战的历史充斥着著名人物和戏剧性事件,骑士风度屡见不鲜,这正是浪漫传奇的核心所在。与此相反,美国内战地理学可能传授知识,很有用途,但是并不激动人心。历史书当然也可能枯燥无味。但是起码能将它们称之为「浪漫」。因为历史是附加之物,是锦上添花,与文明的存在和延续并非休戚相关。拿印度来说,印度是一个由精采的神话和传说传承的伟大文明。它们同欧洲和中国所知的历史并不相同。在另一方面,为了延续,所有社会--不论原始社会还是高度发达的社会--都必须有关于地形地貌的或多或少系统性知识。历史中也有历史传奇,这是沃尔特•史考特爵士(sir Walter Scott)所开创的流派。但是,对于是否存在地理传奇这个问题,除了有关地理大发现的故事,大多数人都无以作答。这样看来,有关「浪漫主义地理学」的想法--一种既大胆想象,却又基于现实的学问--似乎自相矛盾。但是,浪漫主义地理学能够存在吗?我们是否能够据理力争,说既然人类生活实际上在很大程度上由激情所驱动--由一种知其不能为而为的欲望所驱动,所以我们需要浪漫主义地理学吗?
然而,这些事件真的是地理学事件吗?戴维·利文斯通在非洲的冒险不是更像历史事件而非地理事件吗?中学和大学往往捆绑教授着这两个截然不同的学科。它们有什么不同呢?一个讲好听的故事,另一个则不然。美国南北战争的历史是一部由鲜活的人物和戏剧化情节组成,并携着一点执迷于浪漫情怀的骑士精神的跌宕历史。与之相比,关于美国南北战争的地理学,虽然信息丰富亦有用,却不能让人心潮澎湃。历史有时也可以是枯燥的,但若考虑到它对于文明及其存亡来说看似多余和奢侈,它仍可被视为“浪漫的”。比如,印度这一伟大的文明由梦幻般的神话和传说支撑,而并没有像欧洲或中国那样的历史体系。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所有的社会——无论是初级的或是复杂的——都必须或多或少对脚下土地的特征有系统的了解以谋生存。此外,历史有“历史罗曼司”,沃尔特·司各特爵士是这一文类的先驱。然而,当被问及是否有“地理罗曼司”时,大多数人都会大脑一片空白或零星提及一些冒险故事。所以,“浪漫地理学”这一富于想象、大胆又扎根现实的概念,似乎是个矛盾的想法。尽管如此,浪漫地理学是否可以存在呢?是否可以说它的存在实为必要,因为人类生活大多数时候是由热情所驱动——由可望而难即,甚至不可即的东西所驱策的呢?[1]
Howeverwere  these  events  really  geographical  events? Wouldnt an account of the adventures of David Livingstone in Africa be history rather than geography? The two fields are very different and yet they are often taught as a package in schools and colleges. How do they differ? The one tells a good storythe other does not. A history of the American Civil War is rich in personalities and dramawith instances of chivalry that are at the heart of romance. A geography of the American Civil Warby contrastis likely to be informative and useful but not exciting. Histories can be dry tooof coursebut they can at least be deemed romanticin the sense that they are an extra or a luxury that is unnecessary to civilization and its survival. Indiafor exampleis a great civilizationone backed by fantastic myths and legends rather than history of the sort known to Europe and China. On the other handto surviveall societiesprimitive and sophisticatedmust have a more or less systematic knowledge of the lay of the land. History also has historical romancesa genre pioneered by Sir Walter Scott. But to the questionare there geographi- cal romances? Most people would draw a blank unless they thought of tales of exploration. Soagainthe idea of a romantic geography”—one that is imaginative and daring yet anchored in realityseems contradictory. Can thereneverthelessbe a romantic geography? Can it be argued that there is need for one since much of human life is in fact driven by passionby the desire to reach what is out of reach or even beyond reach?1
然而,这些事件真的是地理事件吗?关于大卫·利文斯通在非洲的冒险故事难道不是历史而不是地理吗?这两个领域非常不同,但它们经常在学校和大学作为一揽子形式教授。他们有什么不同?一个讲了一个好故事,而另一个则不是。美国内战的历史充满了丰富的个性和戏剧性,骑士精神是浪漫的核心。相比之下,美国内战的地理可能提供丰富和有用,但并不令人兴奋。当然,历史也可以是枯燥的,但它们至少可以被视为“浪漫的”,因为它们是一种额外的或奢侈品,对文明及其生存是不必要的。例如,印度是一个伟大的文明,一个以奇妙的神话和传说为背景的文明,而不是欧洲和中国所知道的那种历史。另一方面,为了生存,所有的社会——原始的和复杂的——都必须有或多或少的系统知识。历史上也有历史浪漫故事,这是由沃尔特·司各特爵士开创的一种体裁。但问题是,有地理上的爱情故事吗?大多数人会留下空白,除非他们想到探索的故事。因此,“浪漫地理”的概念——一个富有想象力和大胆,但又基于现实的地理——似乎是矛盾的。然而,这里还能有一个浪漫的地理位置吗?既然人类生活的很大一部分实际上是由激情驱动的——渴望达到无法触及的,甚至无法触及的东西,那么我们是否可以认为这是必要的吗?1
我对这两个问题的答覆是肯定的。在本书中我会阐述我的理由。但是在此之前,我需要解释几个基本概念。第一,先解释「浪漫主义的」或是「浪漫主义」这个词。这个词指一套并无严格界定的思想或是价值观,兴起于一一七八〇年至一八四八年的欧洲。因为这些思想或是价值观本身模糊不明,常常彼此矛盾,精确的日期会使人误入歧途。休姆(TEHulme)认为浪漫主义在本质上超越日常,信奉人类可以达到尽善尽美。雅克•巴赞cacques Barzun)谈论浪漫主义艺术家的性情,他概括的特点是:「崇拜精力、道德热情和卓绝的天赋,认可人性中伟大相对于卑鄙,权力相对于苦难的明显差异。」浪漫主义与有关卓越崇高以及神秘怪诞的思想重叠交错,卓越怪诞又和西方想象中一种称之为颓废的形式(decadent18801900)彼此呼应。所有这四种特征——浪漫、卓越、怪诞和颓废--都是对生活之规范,对稳定之p11理想的反叛。
我对这两个问题的答案都是肯定的,而在本书中我会对我的观点给予论证。但在此之前,我需要做一些准备工作。首先就是定义“浪漫”或者“浪漫主义”,一种在1780年至1848年间出现于欧洲的宽泛概念和价值观。给出确切的时段容易造成误解,因为概念和价值观本身就是含混且往往自相矛盾的。诗人托马斯·休姆认为,浪漫主义从本质上来说是对日常生活的超越,是人类完美主义的信仰。历史学家雅克·巴赞曾谈及浪漫主义的性情,并把它概括为“对能量的敬仰、道德的热忱、原初的禀赋,对于人类伟岸与卑微、强大与悲苦之矛盾的认知”。浪漫主义在时间上与崇高和哥特的概念有所重合,它们同被称作颓废(18001900年)的西方艺术创造时期相衔接。这四种特征——浪漫主义、崇高、哥特以及颓废——都是对崇尚稳定的生活常规的反抗。[2]
My answer to both questions is yesand I will give reasons for my opinion in this book. But before I doI need to take care of a few preliminariesthe first of which is defining the words romanticor romanticism,” a loose set of ideas and values that emerged in Europe between 1780 and 1848. The precision of the dates is misleading for the ideas and values themselves are vague and often contradictory. T. E. Hulme opines that romanticism is essentially a transcendence of the everyday and a faith in human perfectibility. Jacques Barzun speaks of a romanticist tempera- mentwhich he characterizes as admiration for energymoral enthusiasmoriginal geniusrecognition of contrast between mans  greatness-wretchednesspower-misery.Romanticism overlapped with the idea of the sublime and of the gothic. Both then dovetailed into a phase of Western imagination called the decadent (18801900). All four characteristicsromanticismthe  sublimethe  gothicand  the  decadentwere  rebellions against the norms of lifewith their ideal of stability.2
我对这两个问题的回答是肯定的,我将在这本书中给出我的理由。但在我这样做之前,我需要先做一些准备工作,第一个是定义“浪漫(主义)的”或“浪漫主义”这个词,这是1780年至1848年在欧洲出现的一套松散的思想和价值观。日期的精确性误导了思想和价值观本身是模糊的,而且常常是矛盾的。T. E. Hulme认为,浪漫主义本质上是对日常生活的一种超越,也是对人类完美性的一种信仰。雅克·巴赞谈到了一种浪漫主义的气质,他将其描述为“对能量、道德热情、原创天才、对人类的伟大、不幸和权力、痛苦之间的对比的认可。”浪漫主义与崇高和哥特式的概念重叠。两者都进入了西方想象的颓废阶段(1880-1900)。所有这四个特征——浪漫主义的、崇高式的、哥特式的和颓废式的——都是对生活规范的反抗,它们有着稳定的理想。2
然而,地理学的大多是关于生活之规范。当地理学家注意到变化,他们将变化归之为宇宙间的力量所为。哪怕是暗示说超越日常的渴望或达到人类完善的诱惑可以发挥作用,也会使著作丧失学术严肃性,被归之于传奇一类。地理学写作当然可以展示「道德热情」,巴赞认为这是浪漫主义的一个特性。但是这种热情--这种热烈--往往是谴责,而非推崇,是对资本主义的犀利批判,而非对社会主义的热烈颂扬。最后,巴赞所谓的浪漫气质是在伟大和卑鄙,权力与苦痛之间的挣扎。当代地理学家的著作很少表现出这种浪漫式苦苦挣扎的痕迹。
然而,地理学大多是关于生活常规的。即使地理学者注意到变化,这些变化也通常被归为非人力所能左右之变。若与地理相关的某项工作映射出对超越日常生活的渴求,或是人类完美主义的热望,它便被视作游离于严肃的学术领域之外,并被划入浪漫的领域。地理学著述固然可以表达“道德的热忱”,即巴赞谈及的浪漫主义特征之一;然而热忱——炽热之情——更有可能是攻击而非推崇,更似对资本主义的尖锐批判而非对社会主义的热情赞誉。此外,正如巴赞所说,浪漫主义的性情是在伟岸与卑微、强大与悲苦之间挣扎;与之相比,当代地理学者的工作鲜少呈现出这种属于浪漫主义的痛楚。
Geography, however, is  mostly about the norms of  life.
When geographers note change, the change is usually ascribed to impersonal forces. To even hint that a yearning to transcend the everyday or that the lure of human perfectibility plays a role would put the work out of the category of serious scholarship and into the category of romance. Geographical writing can, of course, show moral enthusiasm,one of the romantic traits mentioned by Barzun, but the enthusiasmthe fervoris  far more likely to be denunciatory than admiring, more a cutting critique of capitalism than a glowing praise of socialism. Lastly, the romantic temperament, says Barzun, is torn between great- ness and wretchedness, power and misery. The works of contem- porary geographers show little trace of such romantic agony.
然而,地理学主要是关于生活的规范的。 当地理学家注意到变化时,这种变化通常被归因于非个人的力量。即使是暗示一种超越日常生活的渴望,或者人类完美的诱惑发挥了作用,也会使工作脱离严肃学术的范畴,而进入浪漫的范畴。当然,地理写作可以表现出道德热情,这是巴赞提到的浪漫特征之一,但这种热情——狂热——更可能是谴责而不是欣赏,更像是对资本主义的批判,而不是对社会主义的热情赞扬。最后,巴赞说,浪漫的气质在伟大与悲惨、权力和痛苦之间摇摆。当代地理学家的作品几乎没有显示出这种浪漫的痛苦的痕迹。
(小牛)当地理学家注意到变化时,这种变化通常被归因于非个人的力量。即使暗示对超越日常生活的渴望或人类完美性的诱惑发挥了作用,也会将作品从严肃学术的范畴中剔除,归入浪漫的范畴。当然,地理写作可以表现出“道德热情”,这是巴尔尊提到的浪漫主义特征之一,但这种热情——狂热——更可能是谴责而不是钦佩,更可能是对资本主义的尖锐批评,而不是对社会主义的热情赞扬。最后,巴尔尊说,浪漫的气质在伟大与不幸、权力与痛苦之间被撕裂。当代地理学家的作品几乎没有这种浪漫痛苦的痕迹。
不仅是由于地理学科的盲点,才造成了地理学家的想象和工作中所缺失之物。这反映了二十世纪后半叶的一种反浪漫主义情绪。其证据是,像环境论(environmentalism)、生态学、可持续性(sustainability)和生存这类保守务实的概念不仅在学术界,而且在整个社会都极为流行。虽然提出的问题和使用的词汇各不相同,可是既然都力图使地球成为一个稳定的、可居住的p12家,他们的研究都可被归类为「家政学」(home economics)。虽然家政学对于人类的安居乐业既用处多多,又不可或缺,但是这类研究无法使人激情澎湃,精神振奋:这不是浪漫主义式的学问。
那片存在于地理学者的愿景与实践之间的空白地带,绝非独属于地理学的学科盲点。事实上,这一空白反映了20世纪后半叶的全球氛围,即反浪漫主义风潮。这一时期对那些保育与安居理念的极度热忱,便是最好的例证:环保主义、生态主义、可持续发展以及生存的呼声,不仅存在于学术讨论,更充斥于社会运动之中。尽管这些热忱的呼吁者提出的观点以及表述的语言不尽相同,但因其都试图将地球变成一个稳定而可居的家园,而可被归为“家园经济”(home economics)的拥护者。无论对人类多么有用且必要,“家园经济”都难以激发人之热情、促发心绪飞扬。“家园经济”不是浪漫的。
The lacunae in the geographers imagination and work are not merely a disciplinary blind spot, for they reflect the mood of the second half of the twentieth century, which is essentially anti- romantic. As evidence, consider the extraordinary popularity, not only in academia but in society at large, of such conservative, housekeeping notions as environmentalism, ecology, sustain- ability, and survival. The issues they raise and the vocabulary they use may differ, but since they all attempt to make the earth a stable and livable home, they all come down to being home economics.And home economics, however useful and neces- sary to human well-being, does not stir the passions or make the spirit soar: it is not romantic.
地理学家想象力和工作中的空白不仅仅是一个学科盲点,因为它们反映了20世纪下半叶的情绪,本质上是反浪漫的。作为证据,考虑一下不仅在学术界,而且在整个社会中,保守的环保主义、生态学、维持能力和生存等管家观念的非凡流行。他们提出的问题和他们使用的词汇可能有所不同,但由于他们都试图使地球成为一个稳定和宜居的家,他们都可以归结为“家庭经济学”。而家庭经济,无论对人类的福祉多么有用和必要,都不会激起激情,也不会使精神翱翔:它并不浪漫。
在感情、想象和思维中,浪漫主义倾向于极致。它追求的不是赏心悦目或者古典式的美轮美奂,而是卓越崇高以及混合其中的令人迷醉和令人胆寒,是高度和深度。但是,将相反的观念推向极致是发达社会或是发达文明所特有的奢侈之物。在发达社会中,高度经济安全感使大家看重个人,即便此人离经叛道,与众不同。世界上存在很多文明。阿诺德•汤恩比(Arnold JToynbee)认为有十几种到二十种文明。但是只有在西方文明中,发展了一种可被称为浪漫主义的,有关世界的思维和感觉方式。因此这本书中讲述的主要是西方世界。不仅如此,书中谈到的多是二十世纪以前的一百年左右。因为自从一九〇〇年,有关高尚传奇的理念已日益被关于民主及轰动一时的电影中,骑士身着闪闪发亮的盔甲,或勇救美女,或寻找耶稣基督p13最后晩餐时所用的圣杯(Holy Grail)。严肃文化认为这种传奇浅薄幼稚。但这类传奇潜移默化地持续影响着甚至那些高雅世故之辈,影响他们对自然、环境、社会及政治的想法和感觉。他们无法不受影响。因为在浪漫主义中,实际上在所有人类的欲望、诱惑和渴望中,都潜伏着两极化的价值观念。至少在想象中,这些观念的存在引诱人们超越常规走向极致。
浪漫主义倾向于表达感受、想象、思考的极端性。它对混合了妩媚与恐惧、高度与深度的“崇高”的追求远甚于对优美或古典美的欣赏。将两极化价值推向其极致的通常是那些发达社会或文明的奢侈——它们在享有高度经济安全的氛围下,赞颂个人价值,甚至那些古怪反常的个人价值。全球文明众多——根据历史学家阿诺德·J.汤因比的论断,世界上大概有十几至二十个主要文明——但是,独有西方文明发展出的一种思考与感知世界的方式,不负浪漫主义之名。[3]所以,在这本书中我谈及更多的会是西方文明。此外,我的讨论所涉及的时间段,将集中在20世纪之前的大约一百年间。这是因为1900年以后,极盛浪漫主义的理想逐渐被“民主”与“公民”的理想所取代。不过,浪漫主义在流行文化中依然生机勃勃:一些著名电影里仍讲述着身着耀眼铠甲的骑士拯救美丽少女抑或搜寻圣杯的故事。在当今的文化精英群体看来,这种浪漫是浅薄而幼稚的;然而,它仍对文化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包括那些甚为复杂的关于自然、环境、社会、政治的感知与理解。这种影响无法避免,是因为潜藏在浪漫精神之下的——事实上,潜藏在所有人类的欲望、诱惑和渴求之下的——正是两极化价值观。这种情怀诱使人们,哪怕是在想象的世界中,跨越常规并向着极致前进。
Romanticism inclines toward extremes in feeling, imagining,and thinking. It seeks not so much the pretty or the classically beautiful as the sublime with its admixture of the enchanting and the horrifying, the heights and the depths. Pushing polar- ized values to their limit is, however, a luxury of advanced so- ciety or civilization in which people, enjoying a large measure of economic security, value the individualeven the eccentric individual. There are many civilizationsa dozen to twenty,according to Arnold J. Toynbeebut only one, the Western, has developed a way of thinking and feeling about the world that justifies the name of romanticism.3  Much that I have to say is therefore of the Western world. Moreover, much of it draws on the hundred years or so before the twentieth century, the reason being that since 1900, the ideals of high romance have been progressively overshadowed by the ideals of democracy and the common man. Still, in popular culture, romanticism is alive and well: witness the blockbuster movies that feature knights in shining armor seeking to rescue the fair damsel or even in search of the Holy Grail. High culture deems such romance shallow and childish, yet it continues to affect, sub rosa, the way that even the sophisticated think and feel about nature, environment, so- ciety, and politics. They cant help being so affected, for under- lying romanticism, and indeed underlying all human desires, temptations, and aspirations, are the polarized values, existence of which lures people to move, at least in imagination, beyond the norm to the extremes.
浪漫主义倾向于感觉、想象和思考的极端化。与其说它追求的是美丽或古典美,不如说它追求的是结合了迷人与恐怖、高度与深度的崇高美。然而,将两极分化的价值观推向极限是先进社会或文明的一种奢侈,在这种社会或文明中,人们享受着很大程度的经济安全,重视个人——甚至是古怪的个人。根据阿诺德·j·汤因比的说法,世界上有许多文明——十几到二十种——但只有一种,西方文明,发展了一种对世界的思考和感受方式,为浪漫主义的名字辩护。3因此,我要说的很多都是关于西方世界的。此外,它的大部分取材于二十世纪前的一百年左右,原因是自1900年以来,高度浪漫的理想逐渐被民主和普通人的理想所掩盖。尽管如此,在流行文化中,浪漫主义依然盛行:看看那些穿着闪亮盔甲的骑士试图拯救美丽的少女甚至寻找圣杯的大片吧。高雅文化认为这种浪漫是浅薄和幼稚的,然而它继续影响着,甚至是世故的人对自然、环境、社会和政治的思考和感受。他们不能不受到影响,因为潜在的浪漫主义,事实上所有人类欲望、诱惑和渴望的背后,是两极分化的价值观,这种价值观的存在诱使人们至少在想象中超越常规走向极端。/(百度)因此,我要说的很多都是关于西方世界的。此外,它在很大程度上借鉴了20世纪前的一百年左右,原因是自1900年以来,高度浪漫的理想逐渐被民主和普通人的理想所掩盖,浪漫主义依然存在:大片中,身穿闪亮盔甲的骑士们试图拯救美丽的少女,甚至寻找圣杯。高级文化认为这种浪漫肤浅而幼稚,但它继续影响着,甚至是那些老练的人对自然、环境、社会和政治的思考和感受。他们忍不住受到了如此大的影响,因为隐藏着的浪漫主义,实际上是人类所有欲望、诱惑和渴望的基础,是两极分化的价值观,它的存在引诱人们超越规范走向极端,至少在想象中是这样。

淘宝网搜索“星韵地理网店”地理教辅、学具、教具专卖。
 楼主| 发表于 2023-8-21 18:08: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eonet 于 2023-8-21 18:10 编辑

  • 文字有点多,帖子撑不下去了。只贴出了第一章第一段。




—章两极化的价值观念
Polarized Values
P16什么是两极化的价值观念?这里指的是黑暗和光明,混乱和秩序,肉体和灵魂,物质和精神,自然和文化等等。每种文化都有自己的一套两极化价值观念,与其他文化略有不同。但所有文化有一种亲缘共性——对这些观念进行类似的归纳,认为一种包括「负面因素」:黑暗、无序、身体、物质和自然,另一极包含「正面因素」:光明、秩序、灵魂、精神和文化。(正面与负面之所以要加引号,是为了提醒读者,正反两极是可以互换的)。由于以下原因,浪漫主义地理学基于这些二元概念之上:因为这些概念着眼于极端之物,而非中庸之道;因为这些概念不仅影响我们日常生活中对物对人的感觉和判断,而且——对于浪漫主义地理学来说更为重要的是——也影响我们对巨大的、挑战性环境的想象和体验,其中包括行星地球,地球上的山峦海洋、热带雨林、沙漠冰原等各类自然环境,以及自然的人类对应物——挑战性城市。使这些环境具有浪漫主义情调的是勇于冒险的人们。除了冒险,他们探寻着无法言说的神秘之物。为神秘之物的冒险可以称为探求,而探求--就像探求耶稣最后晚餐时所用的圣杯——正是传奇的核心所在。但p17是首先我们应该解释二元观念。这些观念不仅界定人类寻常生活中可以接受的底线,即地理学的主题,还暗示能够超越寻常的可能性,这是浪漫主义地理学的主题。
什么是两极化价值?两极化价值包括黑暗与光明、混沌与秩序、身体与头脑、物质与精神、自然与文化等等。每种文化的两极化价值都与其他文化有着微妙的区别。整体而言,它们之间又有一种家族相似——在这些价值的呈现中,总有一极包含了黑暗、混沌、身体、物质、自然这些“负极”,而又总有一极包含了光明、秩序、头脑、精神、文化这些“正极”(这里的引号用来提示二者的价值是可以互换的)。这些二元概念组成了浪漫地理学的基础部分:它们聚焦于极端情况而非中间情况;它们影响着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对客观事物和人的感觉和判断。同时,更关键的是,它们也在我们展望和感知具有挑战性的大环境——无论是地球及其所包括的山脉、海洋、热带雨林、沙漠和冰原这些自然分区,还是与自然对应的因人而生的城市——时发挥着重要的作用。那些在这些环境中添加着浪漫佐料的人,总是在寻求冒险,甚至是那些他们无法阐明的更为神秘的事物。后者或许可以被称作求索,而求索——就像寻找圣杯的壮举一样——正是浪漫的核心所在。但首先,我们需要将注意力集中在二元概念上,因为它们既定义了人类生活常规运作中可接受的限度——地理学,又暗示了超越这些限度的可能性——浪漫地理学。
what are the polarized values? They include darkness and light, chaos and order, body and mind, matter and spirit,nature and culture, among others. Every culture has its own set that is subtly different from those of other cultures. With all of them, there is a family resemblancea similar evocation of values such that one pole contains the negativesof darkness, chaos, body, matter, and nature, and the other pole, the positivesof light, order, mind, spirit, and culture. (The inverted commas are put there as a reminder that the values are reversible.) These binaries underlie a romantic geography for the following reasons: they focus on the extremes rather than on the middle-range; they affect our feelings and judgments toward objects and people in the ordinary encounters of life, but alsoand more central to romantic  geographyin  the  envisioning  and  experiencing  of large, challenging environments such as the planet Earth with its natural subdivisions of mountain, ocean, tropical forest, desert, and ice plateaus, and their human counterpart in challengethe city. Boosting the romantic flavor of these environments are individuals who seek adventure and something elsesomething more mysterious that they are unable to articulate. Adventures of the latter sort may be characterized as quest, and questas in the quest for the Holy Grailis at the core of romance. But first, we need to turn to the binaries because they both define the limits of what is acceptable in the normal operations of human lifegeographyand hint at possibilities beyondromantic geography.
两极分化的价值观是什么?它们包括黑暗与光明、混乱与秩序、身体与心灵、物质与精神、自然与文化等等。每种文化都有自己的一套,与其他文化有着微妙的不同。所有这些都有着家族相似性——一种类似的价值观唤起,一个极点包含黑暗、混乱、身体、物质和自然的负面,另一个极点则包含光明、秩序、思想、精神和文化的正面。(这里的引号是为了提醒人们,这些值是可逆的。)这些二元是浪漫地理的基础,原因如下:他们关注极端而不是中庸;它们影响着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对事物和人的感受和判断,也影响着我们对巨大的、具有挑战性的环境的想象和体验——这是浪漫地理学的核心——比如地球,它的自然分支有山脉、海洋、热带森林、沙漠和冰高原,以及它们在挑战中的人类对手——城市。为这些环境增添浪漫气息的是那些寻求冒险和其他东西的人——那些他们无法表达的更神秘的东西。后一种类型的冒险可以被描述为探索,而探索——就像对圣杯的探索——是浪漫的核心。但首先,我们需要转向二元,因为它们都定义了人类生活——地理——的正常运作中可接受的界限,并暗示了浪漫地理之外的可能性。。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

×
淘宝网搜索“星韵地理网店”地理教辅、学具、教具专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小黑屋|星韵百科|星韵地理网 ( 苏ICP备16002021号 )

GMT+8, 2024-6-15 05:23 , Processed in 0.092033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