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星韵地理网 返回首页

本非菩提 http://www.xingyun.org.cn/?148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菩提本非树,我本非菩提。忙忙不碌碌,无为无不为。

日志

麦金德陆权论的深远影响

已有 152 次阅读2022-8-16 08:25 |个人分类:观察阅读|系统分类:专业发展| 麦金德, 地缘政治

  麦金德陆权论的深远影响

麦金德立足《历史的地理枢纽》的思考基础,加上1919年在著作《民主的理想与现实》中的进一步完善,最终形成了以“心脏地带”“新月形地区”“世界岛”概念为主体的地缘政治理论——陆权论。

麦金德的陆权论产生的影响主要有:墙内开花墙外香,在阴差阳错中被纳粹德国利用;丰富了地缘政治理论,并为后续的边缘地带理论提供了基础和启发;对波橘云诡的世界政治格局产生持久而又隐匿的影响。

在英国皇家地理学会上宣读这篇论文《历史的地理枢纽》之后的讨论环节,有人感慨地评论到:“我遗憾地看到会议室里有一些位置还空着,我更感到遗憾的是其中一部分座位并没有内阁成员在坐”。可以看出,麦金德站在英国的立场上对位于“心脏地带”内陆国家(主要是俄国、德国)的扩张该如何应对的问题提供了清晰的答案。

但麦金德的理论一开始并没有引起英国、美国这些英语国家的重视,却在二次大战期间被纳粹德国的将军当成了法宝。德国的卡尔·豪斯霍费尔(Karl Haushofer1869~1946年)是德国的地缘政治学家,在慕尼黑创立了地缘政治研究所,被认为是纳粹德国的理论“导师”。豪斯霍费尔复制了麦金德论文中的相关地图刊印在他主办的《地缘政治学》期刊上,并不止一次地承认自己受益于麦金德,认为这些论文是“所有地理学世界观中最伟大的”。1939年他还引述了麦金德的忧虑,认为德国与俄国必须结成联盟。很多人认为豪斯霍费尔的著作为19398月苏德签订的《苏德互不侵犯条约》铺平了道路

麦金德自然对自己的理论“帮助纳粹军国主义奠定基础”的这类看法感到不快,在1944年的一次接受颁奖的活动中说到:“不管豪斯霍费尔从我的书中引用了些什么,都是从我四十年前在英国皇家地理学会的一次演讲中摘录下来的,远远在有任何纳粹政党问题之前”。

此外,麦金德的“心脏地带”理论成了地缘政治理论中陆权论的典型代表。

地缘政治实际上是地理和政治的结合体,故又称地理政治学。德国人文地理学家弗里德里希·拉采尔(Frederick Ratzel18441904)是最早提出“地缘政治”(geopolitics)的学者,也是宣扬地理环境决定论的地理学家。受英国哲学家斯宾塞关于人类社会与动物有机体有相似性这一思想的影响,拉采尔在著作《政治地理学》中提出“国家与社会是生命有机体”的论点,认为国家就像生物有机体生长发育一样,一个国家边界的宽广程度,是国家健康状况的反映。

目前,一般认为地缘政治理论包括海权论、陆权论、边缘地带论三大理论。

美国人马汉的海权论出现在麦金德之前,是19世纪列强殖民扩张的产物,认为海洋占世界总面积较大,谁能控制一些重要的航道和交通要道、运河,谁就能控制海洋控制世界。麦金德的“心脏地带”理论深信陆上强国在工业时代具备更大的资源禀赋和实力,被看成是和马汉的“海权论”相对立的“陆权论”。

边缘地带理论由美国耶鲁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尼古拉斯·斯皮克曼(Nicholas J. Spykman1893~1943)提出。在1944年出版的著作《和平地理学》中,斯皮克曼借用、改编了麦金德的一些概念,把世界区分为:心脏地带、边缘地带(即麦金德的“内新月形地带”)、离岸岛屿与大陆组成的新世界(即麦金德的“外新月形地带”),但认为边缘地带才是战略关键地区。

斯皮克曼认为心脏地带在未来不会因运输能力或通讯设施增强而统一,不具有与美国的海权竞争的能力,心脏地带的位置优势更多地体现在独特的防卫能力;而边缘地带有来自人口,天然资源和工业发展的重要性,是围堵心脏地带的关键,包括欧洲沿海地区、阿拉伯中东沙漠地带、印度与印度洋沿岸、东亚这四个精华地区。边缘地带理论给美国和西方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那就是要控制这些亚欧大陆的边缘地带尤其是西欧,至少要确保它们不落入苏联的手里。

斯皮克曼将麦金德关于心脏地带的名言论述修改为:“谁控制了边缘地带,谁就能统治欧亚大陆;谁统治欧亚大陆,谁就能控制世界的命运。”并认为美、英、俄将会扮演关键角色影响欧洲沿海地区的控制,影响着世界的基本权力关系。

在美国的战略目标上,斯皮克曼认为美国最大的风险就是让任何国家控制边缘地带,并预测在战后,苏俄是欧亚大陆最大强权,中国则是东亚的强权。德国要靠法国与东欧(包括俄国)平衡,而英美则必须维持欧亚大陆的海上与空中接点。而欧洲,中东与远东的边缘地带将是战后战略意义最高的地区,美国的目标就是必须确保这些地区不会出现强权并借由控制这些地区围堵苏联,将其困在内陆地区。

边缘地带理论由此成为了战后美国政策尤其是对苏政策的准绳。美国通过马歇尔计划、建立北约控制了边缘地带中最重要的西欧地区;在东亚地区控制了日本和韩国,以及外围岛链,染指东部边缘地带;对印度采取拉拢策略;在中东疯狂推进。借由边缘地带理论,西方赢得了冷战,冷战后美国依然没有放弃这个理论,依然要确保这几个边缘地带不出现强权。

世界政治格局错综复杂、波橘云诡。有了麦金德的“心脏地带”理论,以及在此基础上斯皮克曼的边缘地带理论,进而才衍生出各种地缘政治见解,诸如1996年哈佛大学教授塞缪尔·亨廷顿(Samuel P. Huntington1927~2008年)在《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中的一些观点。

结合眼下纷繁多变的世界形势:北约东扩挤压俄罗斯的战略安全空间、俄乌战争、中俄之间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美国对台海地区的粗暴干涉并策划围堵中国的所谓“印太战略”……,我们总能在大国博弈的背后,隐约地看到麦金德的“心脏地带”等相关地缘政治理论的影子,其影响可以说是持久、隐匿而深远的。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QQ|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星韵百科|星韵地理网 ( 苏ICP备16002021号 )

GMT+8, 2022-9-30 12:25 , Processed in 0.036647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